一锅水煮鱼 吃出成渝新味道 _麻辣野鸡网 

      <kbd id='HMY4c'></kbd><address id='ijmLB'><style id='TrhsJ'></style></address><button id='lwKGl'></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一锅水煮鱼 吃出成渝新味道

          点击:76263
            

            一锅水煮鱼 吃出成渝新味道

          航拍成都正在建设中的空港新城(局部)。

          重庆小伙子周杨在成都参与建设。

          28年一线建设者张黔辉。

            “我觉得这次的水煮鱼像重庆味儿。”“吃起来又麻又辣,不就是成都味道吗?”1月15日,成都简阳三岔湖畔的一家农家餐馆内,26岁的周杨和45岁的张黔辉为了一锅水煮鱼起了“争论”。到底是成都味还是重庆味,这两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人有了意见分歧。
            他们中,一个是大学毕业不久就待在成都,一个是近30年间来往成都重庆不知多少次,孰对孰错?很难说清。在成都高新区空港新城企业总部的施工场地上,来自重庆且三个不同年龄阶段的一线建设者,在这些年的两地工程建设中,见证了一栋栋标志性建筑拔地而起,见证了一条条道路连接四面八方,也在建设中看到成渝经济的发展速度,看到两地越来越近,愈发地紧密……

          90后建设者周杨
          成都和重庆都有朋友圈

            “我从小在重庆生活、长大,但真正要说的话,这个根其实是在四川遂宁。”15日下午,高新区空港新城企业总部施工场地上,26岁的周洋拿着卷尺在工地上边走边测量,检查着刚刚完工的这一段工程,是否跟设计图纸上的一致。
            聊起当天午餐的水煮鱼,周杨笑了笑,“重庆和成都的味道都很像,都是我的家乡味嘛。”周杨说,起初加入中建三局一公司西部公司时是被调往昆明参与当地棚户区改造工程,“那时候不习惯的就是饮食,这一两天还行,要是几个月不吃麻辣,真的很难受。”
            完成工程改造后,他被调往成都参与了“头号项目”——空港新城企业总部的工程建设。作为这里的项目计划管理员,他每天都泡在工地上测量、记录、比对……“这里工期很紧,要求也高,但在成都总感觉离家很近,味道也基本一样。”
            一般3—5个月他会抽空回老家,都是提前订了从简阳或东站出发的动车票,2小时左右就能同家人团聚,“根本不担心距离的问题。”对周杨来说,在成都和重庆他的圈子都在,“我很多重庆老乡和同学现在就在成都上班,也有不少成都认识的朋友到了重庆,正在建设我的家乡,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成都和重庆两地的区别已经不大了。”

          80后建设者顾正国
          亲身参与推动“成都向东”

            1月15日,同样在空港新城企业总部项目工地上转完一圈,顾正国连连感叹,“企业总部一期工程从启动到基本建成,只用了8个月时间。”他说,在2019年3月第一次到这里,这一大片还是荒地,杂草丛生。
            2007年毕业于重庆大学,顾正国一直在东北工作。10年后,他在成渝间的动车上做了决定,在重庆安家。“当时看到成渝两座兄弟城市发展很快,在协同发展的双城记中,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个机遇。”
            2018年,他加入中建三局西部投资公司担任空港新城项目的指挥长。因为工作关系,他对成渝两地的协同发展有了更深认识,“前几年,重庆主要是向北发展,但这两年,重庆向西、成都向东,非常明显。”他所在的企业总部项目正是“成都向东”的一个标志性项目,是成都对标雄安新区打造的空港新城核心区示范项目,规划有总部办公、企业展示、企业服务中心、城市智慧中心等功能。
            “我家在重庆,工作在成都,感觉成都每往东发展一点,就离家近一点。”他说,如今从项目上回重庆,每次都要接近三个小时,但随着成都空港新城的加快推进,今后还要建成高铁站,以后会更加便捷,“作为13年的建筑人,能够亲身参与到成渝经济圈的建设中,我特别骄傲。”
            在顾正国看来,成渝两座城市,地缘相近、人缘相亲、文缘相通,成渝经济圈的推进,会促进物流、信息、资金、人才等方面加入流动,产业布局也能优势互补,更有利于协同发展,依托“双城经济圈”,完全可以打造新的增长极。

          70后建设者张黔辉
          来了成都离家就很近了

            “那锅水煮鱼,现在想来是成都味,也是重庆味。”参与建设工作已经28年的张黔辉,来往成都和重庆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他说,成渝两地自古就是一家亲,这个味道有细微的区别,但就现在来说已经是新一轮的融合了。
            参与建设的这些年,张黔辉2005年参加过北京“鸟巢”的建设,当时负责土建部分,主要包括看台区域的主体建设。“当时就一号工程,我们有一千多人参与建设。”他说,修好之后从新闻里看到了2008年奥运会举行,以及之后的逐渐繁荣。
            两年后,他被调往巴基斯坦援建。在国外的三年时间里,他们建设过机场、七星级酒店等重点工程。“但是总觉得离家太远了,始终没有归属感。”张黔辉说,欣喜的是,2019年他接到通知,要前往成都参与空港新城的一个重要项目建设,“一样是大工程,我们工地上同样达到了1000多人规模,从我个人来说,这次的建设规模可能就仅次于鸟巢了。”
            “来了成都,离家就很近了。”他说,自己的家人都住在重庆,现在想他们的时候不用光靠电话了,坐高铁两小时就到家,或者让他们来成都玩。
            张黔辉说,重庆这些年在向西发展,成都一路在东进,成渝经济圈会越来越紧密,就会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工程,包括道路桥梁、住宅和办公楼等需要进行建设,“对我们工程建设者来说,会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和机会机遇,让大家都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编辑:】
          顶一下
          (49375)
          踩一下
          (76081)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